从长春航空开放活动看空军教练机装备体系发展

    2019-11-08 19:43:49更新1901人看过

      庆祝人民空军成立70周年航空开放活动近日在长春举行。在此次活动上,人民空军展示了目前现役的全系列教练机,包括初教-6、教-8、歼教-7、歼教-9以及新型教练机等型号。如此完整地向公众展示现役教练机阵容,在人民空军此前的开放活动中也是很少见的。

      四代同堂,五级体制

      从研发时间和技术性能角度来讲,初教-6、教-8、歼教-7、歼教-9和某型新型教练机等5型教练机所组成的人民空军现役教练机阵容,可谓是四代同堂。

      初教-6初级教练机研发时间最早,1958年首飞,1962年服役,是目前人民空军服役时间最长的军用飞机之一。之后,歼教-7高级教练机于1987年服役,从根本上解决了歼-7、歼-8等2倍音速战斗机的飞行员训练问题。教-8基础教练机则是于1998年服役,填补了初教-6初级教练机与歼教-7高级教练机之间飞行员训练衔接过渡的空白。而歼教-9和新型教练机两款高级教练机进入人民空军服役,则已经是2010年之后的事情了。

      可以说,人民空军拥有目前世界各国空军中型号最多、体系最为庞大的现役教练机装备体系。而形成这个局面也是与人民空军成立70年以来的发展历程密切相关的。

      新型教练机 中国军网 图

      自从代替初教-5初级教练机之后,初教-6就作为人民空军现役的唯一一型初级教练机,兢兢业业服役至今已近60年。可以说,作为一款旨在让几乎从未上天飞行的学院新生进行飞行体验、筛选,并且要完成初级训练任务的初级教练机,初教-6是非常称职的。但是,在60年这么长的时间内都没有进行更新换代,确实很不寻常。以欧美及苏俄空军为例,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都已经进行了两次甚至多次初级教练机的交替更迭。

      而初教-6初级教练机之所以成为“常青树”,最重要的秘密就在于该机非常稳定、可靠。虽然该机没有采用非常先进的技术,航电设备也相对简单,但是性能出色,性价比高,对于人民空军赋予其的使命和任务也能够很好地完成。因此,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人民空军还是决定继续订购新生产的初教-6初级教练机,代替同型号的老旧飞机,而不是重新立项研制新一代初级教练机。甚至就在2018年,中航工业还向斯里兰卡空军交付了一批新生产的初教-6初级教练机,足见该机在国内外的受欢迎程度。

      歼教-7高级教练机依然服役,则主要是为现役的歼-7系列战机服务的。此前,歼教-5、歼教-6等老一代高级教练机都已经随着同型号战斗机退役而退役。甚至,在歼教-6退役后,为了弥补强-5攻击机没有同型教练机的空白,中航工业还专门应军方要求,研制了强教-5教练机。目前,人民空军现役装备序列中还有一定数量的歼-7系列战斗机,有的战机还有不少飞行寿命。所以,歼教-7高级教练机还要继续服役一段时期。

      教-8基础教练机作为飞行员从螺旋桨飞机到超音速喷气式飞机的过渡训练机型,还要长期服役下去。而且,在教-8基础教练机上,飞行员就可以开始接触机炮、航空火箭弹等机载武器的使用,为将来到高级教练机上继续进行更为全面的飞行训练打下基础。所以,教-8基础教练机至少从目前来看是无法被取代的。

      静态展示的教-8教练机黄国志 图

      歼教-9和新型教练机两款高级教练机在2010年之后相继进入到人民空军服役,也是为了满足先进的第三代以及第四代战机批量服役而提出的训练要求。歼教-9高级教练机虽然是从歼教-7高级教练机发展而来,但是由于采用了大量第三代战斗机的相关技术,使得其能够兼顾第二代以及第三代战斗机的训练任务。从设计定位上看,歼教-9高级教练机完全可以满足歼-8系列战斗机的配套训练要求。再加上歼教-9高级教练机的航电设备性能水平全面向第三代战斗机看齐,也使得该机可以作为飞行员从第二代战机到第三代战机的过渡训练装备。

      不过,歼教-9高级教练机毕竟还是保留了歼教-7高级教练机的后机身设计,动力装置也是相对落后的涡喷发动机,很难全部满足歼-10、歼-11等先进第三代战机的训练要求。而能够完成这一使命的就是新型教练机。新型教练机无论是从气动外形设计,还是航电设备、动力装置,都已经达到了第三代战斗机的水平。因此,该教练机可以与歼-10、歼-11等先进第三代战机一起在同一部队中服役。

      为了节省歼-10、歼-11等先进第三代战机的飞行寿命,并且保持飞行员的飞行小时数以及飞行技能,新型教练机就可以搭载飞行员们进行相应的飞行训练,并且通过飞控系统的软件设计,模拟相应战斗机型号的飞行特性。而更为重要的是,人民空军最新一代主力隐身战斗机歼-20并没有发展相应的双座型。因此,歼-20隐身战斗机的配套训练很显然也要由新型教练机来负责。事实上,也正是随着歼-20隐身战斗机研发进展较为顺利并临近交付部队试用之时,新型教练机才得以进入到人民空军装备序列之中。而此时距离新型教练机的前身——L-15“猎鹰”首飞已经过去了将近10年。

      所以,从初教-6、教-8、歼教-7,到歼教-9、新型教练机,人民空军事实上形成了一个较为独特的五级训练体制:初教-6负责飞行员筛选和初级训练,教-8负责飞行员从螺旋桨飞机到超音速喷气式飞机的基础过渡训练,歼教-7负责歼-7系列战机的配套训练,歼教-9负责歼-8等系列战机的配套训练以及飞行员从第二代战机到第三代战机的过渡训练,新型教练机可以担负起全部第三代以及第四代战斗机的配套训练任务。

      歼教-7由歼-7战斗机发展而来

      黄国志 图

      未来展望

      从未来发展来看,人民空军的教练机装备体系有可能得到进一步简化。目前,欧美国家空军基本上为两级训练体制(不包括战斗机的同型教练机)。比如,美国空军现役初级教练机为T-6A“德州人”Ⅱ,高级教练机为T-38,其未来将被新一代T-7A“红鹰”所取代。美国空军中不存在类似于教-8这样的基础教练机,其训练任务由初级教练机和高级教练机共同承担。而且,美国空军所招收的飞行学员基本上都有民用飞机驾驶经验和技能,不需要从头开始学习飞行。所以,即便是T-6A“德州人”Ⅱ这样的初级教练机,其航电设备也是非常先进的,接近于第三代战斗机。而且,T-6A“德州人”Ⅱ初级教练机还能够挂载武器,改装为轻型螺旋桨对地攻击机,这也是初教-6初级教练机所无法做到的。

      当然,人民空军未来的教练机装备体系未必要完全参照美国空军的模式来整合和建设。我国通用航空目前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拥有民用飞机驾驶技能的人员还很少,并没有形成类似于美国那样广泛的民众飞行基础。所以,至少从未来很长一段时期来看,初教-6初级教练机和教-8基础教练机的地位还是无可取代的。而随着歼-7系列战机的逐步退役,歼教-7高级教练机也会随之退出人民空军现役。歼教-9和新型教练机则作为新一代主力高级教练机,承担起人民空军飞行员训练的重任。这样,人民空军教练机装备体系进一步简化到四级训练体制,还是较为合理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