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将军登054A舰留言:整洁漂亮舒适 中国舰长却受刺激

    2019-08-18 15:51:46更新1212人看过
    https://n.sinaimg.cn/translate/533/w800h533/20190418/ytvK-hvvuiyn0520307.jpg

      对话海军临沂舰舰长张广耀——

      时代在淘汰人,时代也在挑选人

      ■解放军报记者 王通化 陈国全 特约记者 李 唐 通讯员 李 昊

      海军临沂舰舰长张广耀。

      这位在临沂舰上快速成长起来的舰长,跟随临沂舰出色完成了中俄联演、亚丁湾护航、也门撤侨等40余项重大任务。

      这些广为人知的故事,张广耀不打算重复讲述,而是试图提炼总结:“我们正驶在一片前所未有的‘开阔水域’,很多时候都在‘全速前进’。”

      速度有多快?临沂舰“大事记”清晰记录了他们“全速前进”的航迹——

      入列不到3个月,完成一课目基础训练;入列未满半年,成功发射导弹5枚,创造了海军同型舰新纪录;入列仅9个月,通过全训考核……

      都说四十不惑,即将迎来40岁生日的张广耀越来越坚信自己的判断:新时代就是这片前所未有的“开阔水域”,“全速前进”的不仅是他们,整个海军都在开足马力“全速前进”着。

      从小痴迷军事的张广耀,中学时课桌底下压的是一张英国“无敌”号轻型航母图片。多年之后成为临沂舰舰长,他才知道,临沂舰前身与“无敌”号来自同一个国家——

      英国海军著名的“花”级反潜护卫舰“苜蓿”号,在二战结束后先是被卖往香港做商船,接着被人民海军购回抢修改装,命名为“临沂”号护卫舰……

      个人记忆与历史进程的交织叠合背后,是中国海军与世界强国海军实实在在的“时间差”。在整整一代人的成长过程中,中国海军的发展就如同这个国家的发展一样,开始了让世界惊讶的加速追赶。

      在世界目光里,这片“开阔水域”迎来越来越多新型战舰的身影。“过气网红”不断让位“新晋网红”,已成为中国海军快速发展征程上再寻常不过的风景。

      “足够的水深,才能托得起来这么多现代化军舰;足够开阔的水面,才能容得下我们这一代舰长鱼跃般的成长。”这位出生于1979年、伴随着改革开放大潮成长起来的海军舰长,有着对时代直觉般的敏锐洞察。

      得知记者乘坐复兴号,从北京不到3个小时便抵达青岛,他立刻说:“新时代的高铁,被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

      张广耀所言非虚。这位6岁时跟着父亲出远门、第一次看到军舰的农家子弟,军校毕业后一度认为自己“干到副团就到头了”,未承想迎面遇上新型战舰井喷的时代。尤其是当上舰长之后,带领舰员研究练兵打仗的纯粹时光让他着迷,并源源不断给他注入雄心和信心。

      “我们面前的‘水域’足够开阔,能有多大作为,取决于你自己想有多大作为。”他说,“现在,我对未来有无限憧憬。”

      让自己和这艘舰一起快速成长

      如果不是休假回家,张广耀还不会知道,自己竟然说梦话,还说得那么清晰。

      爱人告诉他,休假7天,头三天他都在说梦话。那些清晰的梦话里,一个反复出现的词是“抓紧时间”……

      2016年,张广耀接替高克,成为临沂舰第二任舰长。尽管他已是舰上名副其实的“老人”,但紧张焦虑仍在第一时间攫住了他——此刻,他得证明自己配得上这艘舰和老舰长的盛名。

      盛名之下,战战兢兢。最初的日子里,张广耀连做梦都在适应临沂舰舰长这个角色。

      “我在适应这个岗位,这个岗位也在适应我。”张广耀不断提醒自己,“再不能像以前一样等着别人下命令了,自己就是下命令的那个人。”

      梦境和梦话是突然有一天消失的,那一天来得比张广耀预想得要快。因为他很快意识到,最大的压力不是来自于这艘舰的盛名,而是来自于内心深处对本领的恐慌。

      在张广耀看来,入列服役7年的临沂舰,“就像一个男孩的青春期暴涨,个头已经长起来了,但还要长肌肉、长思想、长见识、长文化”。

      6年前的一幕,至今仍深深刺激着张广耀。中外联演期间,一位外军将军受邀登上临沂舰参观,留言写道:“这是一艘整洁的、漂亮的、舒适的战舰。”

      “他绕开了所有关于战斗力的字眼。”张广耀觉得这句留言刺眼极了。几天后,他到美国海军“伊利湖号”巡洋舰上参观时,受到的震撼不亚于那句留言,也明白了人家为何要那样留言。

      “百年海军不是一句虚言,在很多方面,我们必须承认差距。”弄清楚了这一点,张广耀不再焦虑,决心“让自己做得更好一点,和这艘舰一起快速成长”。

      “我会做得更好吗?”每当这样问自己的时候,张广耀仿佛又回到少年时代。

      从小喜欢冒险的他,曾尝试着从漂浮在海边的小渔船底下穿过,尝试着躺在芙蓉树的树杈上仰面往下掉,还曾在同学的注视下,跳到刚刚挖出的棺材坑中……

      从小到大,他最不怕的就是自己和自己较劲:“我很好胜,我不服的不是输,是我明明能做到,但我却没有做到。”

      某种意义上,成为舰长的他,仍像当年那个喜欢冒险的少年一样,不愿待在“安全舒适区”。他总觉得临沂舰最佳的状态还远没有到来。他深信,所谓成长,原本就是不断突破临界的过程——“一艘军舰的遗憾和一个人的遗憾是一样的,就是老了还不知道自己究竟能跳多高。”

      尽管张广耀一再强调“风险可控”,但骨子里的冒险性格总是时不时诱惑着他,催生着也固化着他敢于担当、敢于尝试、敢于探索的可贵品格。

      这种品格,在为临沂舰不断赢来新荣誉的同时,也在为这艘舰注入新的气质。

      “我们不惧怕任何对手!”张广耀说,一艘战舰一定要有胆气和血性,就像他和搭档赵井冬那句共同的口头禅:“专治各种不服——即使是拉歌,我们也要争第一。”

      坚持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能力

      过去的生活和训练,总是反复在张广耀现在的生活里显现威力。

      1999年,张广耀参加了国庆五十周年首都大阅兵。作为海军大连舰艇学院阅兵方队十二排面的基准兵,他从日复一日成千上万次的动作中,体会到7个字的人生真谛:“坚持、忍耐、高标准。”

      这段经历,给张广耀带来的丰富体验此后将不时浮现,也理所当然成为他当舰长的重要养成。

      “坚持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能力。”他深信,即使资质和能力并不是很强的人,只要足够坚持,积累的能量就了不得。

      小时候,张广耀和爷爷奶奶一起住。赶集时,看上一双鞋,他就会反复在奶奶面前唠叨这双鞋,直到把奶奶烦得把钱塞给他,让他赶紧去买。

      在张广耀身上,还有让人更为惊讶的例子——他和女同桌坚持了12年的恋爱长跑,终成眷属。

      从1998年考入军校算起,张广耀坚持了18年,其中10年时间扎在舰上,实现了当舰长的梦想。

      有时候,坚持和忍耐同为一体。临沂舰入列7年来,年均海上执行任务时间超过200天,最多的一年出海达到了315天。

      任务强度大,张广耀治舰标准丝毫不降。在他看来,依法治军,法即标准。

      虽然回家少,但他专门为女儿制定了11条“军规”。一次全家吃饭,他和女儿定好规矩:不许弄洒米饭,弄洒了就打屁股。结果,女儿还是洒了。女儿怕打屁股,连忙说:我错了,我错了。爷爷奶奶解围:知错就好,吃饭吧。张广耀不为所动,坚持打了女儿屁股。从那以后,女儿知道了:定好的规矩必须执行。

      治舰,如治家。“孩子的成长取决于习惯养成,一艘战舰的战斗力也取决于习惯养成。” 张广耀认为,好的舰风,“每一分钟都应该被好的养成填满”。

      他常对舰员们说:“我这个舰长也是一代代老舰长一锤子一锤子敲打出来的。为了你们的成长,我也要敲打你们。”

      眼下,网上关于“996”的加班模式讨论正热。张广耀认为,军人没有讨论的前提。“我们不是雇佣军,为这个国家和人民守更,是义务,更是本分。”

      他喜欢舰上用“更”来称谓很多岗位:值更官、瞭望更……“我们是为祖国值更的人,哪一天、哪一夜、哪一更,都得坚守,不能分神。”

      这些年,张广耀休假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参与了一艘战舰成长的他,缺席了爱人的生产,缺席了两个孩子的成长,缺席了家里太多重要时刻。

      善于在工作中找“最优解”的他,最大困惑是尚未找到陪伴家人与为国服役的“最优解”。

      家与国,这个普通人不会刻意思考的话题,却是张广耀需要面对的常态命题。他的最大武器,是家人的理解支持与彼此的坚守忍耐,以及舰长这一角色所特有的使命感为自己注入的力量。

      张广耀和搭档赵井冬有一个共识:现在真正是大浪淘沙的时代,“只有真正有信仰的人、真正热爱这身军装的人,才能受得了这个强度、吃得了这份苦”。

      “时代在淘汰人、塑造人,也在挑选人。”那天已是半夜时分,采访临结束的时候,张广耀突然冒出这句话:“没有负重,怎么可能有很多机遇?你看,许多机遇都在等着有能力、有定力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