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第三届南海法律高端论坛聚焦南海争端

    01-14更新人看过

    聚焦南海争端法律对策推进区域合作法治建设

    第三届南海法律高端论坛综述

    ■蒋安杰

    去年12月6日,由中国法学期刊研究会、海南大学法学院、海南省南海政策与法律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第三届南海法律高端论坛”在海南召开。

    中国法学期刊研究会会长、《中国法学》总编辑张新宝,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海南大学法学院特聘院长、中国法学会“海法研究方阵”理事长高之国,海南大学副校长王崇敏出席座谈会并致辞。《法学评论》主编秦前红、《环球法律评论》主编刘作翔、《法学》常务副主编马长山、《中国社会科学》法学学科负责人赵磊等学术期刊界代表以及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李居迁、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院长初北平、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政治系宋云霞、武汉大学法学院杨泽伟、华东政法大学国际航运法律学院院长赵劲松等国内五十余位专家学者与海南大学部分师生代表出席了论坛。

    论坛紧紧围绕南海争端解决、海洋区域合作与“一带一路”建设三个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关于南海争端的法律对策

    李居迁认为,我国必须采取积极态度以有效应对今后实体问题的审理。坚持我国已有立场,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程序,必须使我国的意见、材料、证据进入到仲裁庭对实体问题的证据考量之中,反映出我方观点,即有限度地、非官方地参与实体程序。在我国,可以由中国法学会或其他适当的民间团体作为“法庭之友”,推进相应的工作,递送大量材料给仲裁庭。

    初北平认为,可借鉴商事仲裁,一是基于“无损”机制的保障,参与的后果不一定严重;二是参与国际仲裁的人才可能并不缺乏,可充分使用国际人才,且用人不疑;三是仲裁过程,即是舆论宣传及树立形象的过程。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博士后李文杰认为,“初步程序”由《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海洋法公约》)首创,专为保护沿海国免于因遭受过多诉讼而被削弱权利。该程序的问题亦出现于“中菲南海仲裁案”之中,仲裁庭的相关意见不仅自相矛盾,而且其所制定的程序规则也存在令人质疑的公平正义问题。

    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教授曲波认为,U形线的产生是为了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及维护国家权益,符合国际法中的国家主权原则;从时际法原则看,并不能用《海洋法公约》判断U形线是否合法;U形线地图符合习惯国际法,具有国际法效力;中国在1948年发行的官方地图中就标绘了南海U形线,他国不能以不知悉为由否认其公开性。

    海南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秋云指出,更路簿是我国渔民在南海进行渔业活动等开发行为的鲜活证据。我国渔民在南海逐步形成了历史性权利,就渔民个体而言,最大的权益就是捕捞权。

    宋云霞认为,美国南海军事行动属于其战略决策指导下的海军示威行动,是以航行自由为名,实现其南海战略目的的军事挑衅行为。我国应在战略层面上对其实施反遏制与反挤压。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博士后张卫华提出,从航行自由的角度,把我国南海领域分成领海、专属经济区和我国拥有历史性权利水域三部分。在领海及某些因使用直线基线方产生的内水中,适用《海洋法公约》中规定的无害通过制度;在专属经济区内,所有国家享有《海洋法公约》第58条第1款中规定的“第87条所指”的航行自由,即公海上的航行自由,条件是遵守《海洋法公约》第58条第3款中规定的“适当顾及”义务;在我国拥有历史性权利的水域中,所有国家享有公海上的航行自由,条件是适当顾及我国所享有的历史性权利。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