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一战14万华工赴欧洲战场 进行挖战壕修路扫雷

    01-14更新人看过

      一战百年,战争硝烟早已散尽。如今除了回望中国以战胜国姿态出现在“巴黎和会”,还有一批被人遗忘近百年的中国劳工。

      早在1915年,14万中国劳工应法国请求奔赴西欧战场从事后勤工作,他们大部分人目不识丁甚至未到过县城,却带着使命漂洋过海开始异乡之旅。当中不少人没能再回故乡。

      1916年11月15日,来自山东荣成的毕绪忠拿到了华工第00001号登记单,成为一战时期英国招募华工的第一人。



      横穿加拿大60天赴欧参战

      他在劳工合同上按下了手印,这份合同上有着令人安心的规定:不得在危险区内雇用中国人;劳工有权得到食品、冬夏装、住房、燃料和免费医疗……

      在威海卫英租界接种完疫苗以后,毕绪忠等约10万华工剪下了长辫子,洗了澡,然后到医生那里接受检查。医生是英国人,检查时十分严格,有皮肤病、沙眼、痔疮及牙齿不全皆不合格。

      随后,包括4万帮助法国的华工在内,总计约14万名华工浩浩荡荡先后前往欧洲战场,他们主要来自山东和湖北。

      事实上,华工招募此前早已展开。在1915年,袁世凯的顾问梁士诒就提出过“以工代兵”,参加一战。

      研究一战华工历史的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徐国琦发现,为了保密、保证华工安全,英国政府采取假道加拿大的航线,赴欧的华工大都历经2个月的海上漂泊才踏上欧洲土地,“他们像牲畜一样被推挤到了船舱里”。徐国琦说,晕船、死亡恐惧、饮食不惯折磨着这些华工甚至有人投海自尽。1917年2月24日,法国输送华工的“亚瑟”号,在地中海被鱼雷击中,当即有543名华工遇难。

      到了欧洲,这些华工都没有了名字,只有一个刻有编号的黄铜手镯。

      徐国琦说,英国政府招募的10万华工,大都在前线挖掘战壕,装卸弹药给养,修筑铁路、公路、桥梁,救护伤员,掩埋尸体甚至扫雷等最艰苦、最繁重的工作。按照合同,不上前线有一定的安全距离。但在战争年代,英国士兵都被打得落花流水,中国华工有时候还能救英国士兵的命。

      96年前马年春节战场度过

      时任第13营翻译的张邦永在《华工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片断回忆》一文中讲述:有些地方与敌人战壕相距不过50码。我们站在敌人战壕前挖战壕,战壕挖好后,英兵才进来,所以我们实际是在最前线。这也是与威海卫时所订合同中“不作战”的话,是不相符的……轮班睡觉时也只得站着睡,其苦更甚。

      时任3营10连的华工严振盛则叙述道:生活常常是饥一顿、饱一顿……在战事吃紧和阴雨连绵时,连烂的霉面也吃不饱。有一个阶段,我们竟7天7夜粒米未进,全靠挖野菜、吃萝卜度日……

      尽管生活艰辛,但华工们却习惯了苦中作乐。“他们挑水的时候不是走,而是进入一种小跑快步状态还哼着歌曲,我听说这样能够使他们减轻负担。”一名叫A.Mc Cormick的英国上尉写道。闲暇时,也有华工制造帆船模型,卖给外国人后,获利甚厚。还有人喜欢读报,例如《战事画报》、《华工杂志》等,与工友们一起分享。

      1918年1月11日,华工军团成员们欢庆迎接马年春节。虽身处异乡,春节依旧不容错过。穿新鞋过年是中国的传统,营地里没有新鞋,不少华工就住在铁皮屋里,将旧鞋修补当新鞋穿。他们有的拉二胡,有的拿英军帽盔当钹,也有人用空罐头当鼓打奏。

      徐国琦估计,大约有3000名中国劳工在法国北部的欧洲西部前线或在奔赴前线的路上死亡, “他们事实上为英法的国防、一战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他们的功绩被忽略了近百年。”

      不少华工就此长眠于欧洲,法国、比利时等地都建有华工墓地。法国Noyelles-sur-mer镇华人墓地由英联邦战争墓地委员会设计师John Reginald Truelove设计,共有841个墓位(41个失踪人的姓名刻在纪念碑上),是欧洲最大的一战华工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