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那些年,鲜为人知的蒙古族“抗日三女王”

    01-14更新人看过

    八月底的达尔罕茂明安草原,天朗气清、风轻云淡,牛羊在悠闲地吃草,牧民的皮卡车不时飞驰而过……而在70多年前的抗日战争期间,这片草原却因日本侵略者的进犯而阴云密布。

    在内蒙古自治区西部的这片广袤草原上,三位蒙古王爷福晋(夫人)率部抗日的传奇故事广为流传:她们身负国仇家恨,毅然投身抗日战争;她们巾帼不让须眉,用智慧和勇气与日寇顽强斗争。

    近日,记者采访了其中一位福晋的亲属以及当地文史专家,他们向记者还原了当年的那段铁血岁月。

    年近七旬的徐忠文,是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民族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他说,日军占领百灵庙地区后专横跋扈、横行无忌,引起了当时茂明安旗扎萨克(旗长)齐王的不满和抵触。1942年夏天,齐王在设于百灵庙的日本特务机关中被害。

    额仁钦达赖是齐王的福晋,得知丈夫被害后,她悲痛欲绝。今年67岁的苏和是额仁钦达赖的侄子,他曾多次听姑姑讲起她率部加入抗日力量的经过。他说,为了摆脱日本人控制、投奔抗日力量,额仁钦达赖秘密策划了半年多,但在最后行动的时候,还是被特务分子刺探到了情报,整个行动因此充满了变数和危险。

    当时,额仁钦达赖组织了五六十人的武装力量,骑马向西快速行进,但在现在的乌拉特中旗某处被2台满载日本兵的汽车追上。日本军官发现带头的是年轻的额仁钦达赖后,认为她闹不出多大的事,只下令收缴枪支,把额仁钦达赖别在腰间的两把手枪也收缴了。

    当时日本人告诉额仁钦达赖:“不能再往西走了,大家都回去,这件事儿不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随后,留下两个人负责押送他们返回,其余日本兵带着缴获的枪支乘车先行返回了百灵庙镇。

    就在这时,额仁钦达赖快速从靴筒中抽出一把手枪。额仁钦达赖枪法又快又准,在当地是出了名的,两名负责押送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很快就被其他人制服。

    苏和说,控制局面后,额仁钦达赖便开始做大家的思想工作。当时她站在高处,对带出来的五六十人说道:“我是不会回去的。哪一位想回去,我绝不追究,但必须把好马留下。谁要是愿意跟我继续走,我欢迎。”

    最后,额仁钦达赖带出的五六十人中,只有几人选择返回百灵庙镇,绝大部分都跟随她向西找到了抗日力量,并被任命为茂明安旗代理扎萨克、茂明安旗保安司令。

    徐忠文说,茂明安旗相继发生齐王被害、额仁钦达赖参加抗日的事情,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很多人都把额仁钦达赖看成是蒙古族中的女英雄。

    苏和说,姑姑额仁钦达赖从小就能骑善射,成为王爷福晋后,由于她聪明细心,王府事务在她的操持下井井有条。

    苏和至今仍保留着几张额仁钦达赖的珍贵照片,其中一张是1951年3月5日拍摄的“乌盟政务委员会第三次扩大会议纪念合影”,照片中还有一位与额仁钦达赖同样赫赫有名的巴云英。

    日军侵占绥远大部地区之后,继续用各种手段胁迫蒙古王公接受日伪统治,但在内蒙古西部草原上,还有另外两位王爷福晋,在关键时刻深明大义,毅然决然选择参加抗日阵营,与日寇坚决斗争。

    1938年,因日伪军不断进逼,东公旗(今乌拉特中旗)扎萨克王爷遗孀巴云英福晋携幼子,并率本旗保安队进入五原县加入抗日阵营。当年6月,巴云英致电阎锡山及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等请缨杀敌。电称:“云英虽属女流,深知日寇毒计,绥包事变后,即率旗兵潜伏武(川)固(阳),伺机杀敌……”

    西公旗(今乌拉特前旗)扎萨克王爷遗孀奇俊峰福晋也同样不甘附逆日本人,于1938年2月,率卫队摆脱日伪控制,投奔绥西抗日阵营。随后,她被任命为乌拉特前旗代理扎萨克、旗保安司令,并将旗保安队扩编为600多人的武装力量,在绥西坚持抗日战斗,并曾多次与友军合作重创日伪军。

    由于奇俊峰、巴云英、额仁钦达赖三人在丈夫被害或去世后,均被任命为各自所在旗的代理扎萨克、旗保安司令,是三旗临时政府的实际掌权人,因而当时的舆论称她们三人为“抗日三女王”。

    抗战胜利后,奇俊峰母子于1947年7月被叛徒暗害。1949年,巴云英、额仁钦达赖均率部参加了绥远和平起义,为新中国的成立立下功勋,她们二人最后都成为当地政协的主要领导。

    在达尔罕茂明安草原的采访结束前,苏和突然想起了额仁钦达赖在抗日战争期间参与创作的一首歌曲。苏和说:“我姑姑年轻时不仅能骑善射,而且能歌善舞,蒙古族长调、短调她都唱得很好。”

    年近七旬的苏和站在广袤的草原上,用沙哑的嗓音哼唱着几十年前族人们酝酿行动时曾广泛流传的那首歌曲:

    “遥望那查干敖包,美景就在我眼前。自从失去了我们的王爷,心中总是忐忑不安。阳光虽然普照着大地,我们的明安旗却那样黑暗。自从失去了我们的王爷,我们的百姓就决心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