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超堡队受伤美军住羊家半年 穿对襟洋兵成镇街一景

    01-14更新人看过

    “温克勒、斯托弗、哈登、斯通……”尽管已经过了71年,85岁高龄的羊淑君依然能一口气念出曾在自己家休养过的7位美国人名字。1944年8月,一架从彭山起飞前往印度的B-29轰炸机在当时的西康省越西县黑马溪坠机。羊淑君父亲羊仁安不仅参与救援了跳伞的机组成员,还收留他们在家中暂住养伤。

    71年以后,因为一本名为《超堡队——美国第20航空队与中国人民共同抗战图集》(以下简称《超堡队》)的图书,羊淑君又一次和美国人坐到一起。由省委宣传部、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主办的《超堡队》出版座谈会近日在位于安仁·中国博物馆小镇的建川博物馆聚落举行。援救美军失事机组飞行员的川人后代、花费十多年时间捡拾这段历史的《超堡队》编著者李肖伟、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签证处官员华磊以及史学专家共聚一堂,跟着《超堡队》一起穿越回中美两国军民携手抗战的岁月。

    受伤美军住羊家近半年穿对襟洋大兵成镇街一景

    1944年8月,羊淑君的父亲,当时刚从西康边防联防总司令职务上卸任的羊仁安目睹了飞机失事。当时,机上有7名外国人跳伞。

    “听到确切消息后,我父亲立即带人骑马奔往黑马溪,并确定了他们是美国空军。”羊淑君说:“当时有两个人受了重伤,父亲就租了两架滑竿,直接把人送到了乐西公路卫生院。其他受轻伤的美军则和父亲一起骑马到汉源县富林镇,在我家住下了。”后来,两名重伤的美军人员出院后也回到了羊家。

    虽然当时年纪不大,羊淑君对美国人住在自己家的事情却记忆犹新。“当时,家里的厨师还专门给美军做西餐,用木炭烤面包,他们用我家进口银制西餐具用餐。”羊淑君回忆说,直到一个月以后,这些美军才慢慢学会了吃中餐。

    由于语言不通,羊淑君一家和美军的交流只能用手比划。一直到曾经学过英语的富林电报局局长李绶青到羊家做客,当了一回“临时翻译”,羊家才了解到7名美军原来隶属于美国陆军第20航空队。

    羊淑君说,这7名美军在自己家住了两个多月。“后来天气变热,美军的连体飞行服穿着太热了,他们就用剪刀把长袖剪成短袖。我爸爸身材也比较高大,看他们这样,就把自己的衣服拿给美军穿。”于是,穿上中式对襟开衫的美国大兵便成为富林镇街上的一景。

    当时的乐西公路虽然已经修到富林镇,但是由于路上经常塌方,很少有汽车往来。为了接回这几个飞行员,美军曾三次派出吉普车前往富林镇。第一次在快要抵达时路遇塌方,无功而返,此后分两批陆续接走7人。

    听完羊淑君的故事,华磊特意来到羊淑君面前,握着她的手表示感谢:“二战期间,我的祖父母也都曾担任美军飞行员。虽然他们没有来中国,但是我仍对你们当年的援救表示感谢。”

    陈纳德做传信使罗斯福寄来“感谢卡”

    在美国的罗斯福图书馆,存留着一封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指挥官陈纳德写给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信。信里有这样一句:“真感激这位老人,在世界最偏远的地方,出于对您的敬仰,竟有勇气与胆量拯救了7名美国军人。”

    7名美军飞行员的离去,并没有斩断羊家和美军的缘分。

    一开始,由于语言不通,羊仁安误以为救助的这7名飞行员隶属陈纳德指挥的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也就是被大家所熟知的“飞虎队”。因此他向远在昆明的陈纳德写信,汇报营救之事。

    陈纳德接到信后,于1945年1月9日,将羊仁安的信和照片复印后转寄给罗斯福。

    有趣的是,罗斯福回信了。半个月后,罗斯福的私人秘书格蕾丝·塔利给陈纳德回信说:“总统收到了你1月9日的很有意思的来信,他让我向你表达感谢,谢谢你将羊司令的信的复印件寄来,并附上照片。”

    羊淑君回忆说,抗战胜利后,罗斯福总统派人专门送了两箱东西到自己家,包括一条骆驼牌香烟,一箱牛肉罐头和一箱食品。此外还有四枚勋章、一本纪念册和洋文卡片一张。“可惜,后来这张卡片和纪念册都丢失了。”羊淑君对此十分惋惜。1986年,她还曾给美国驻成都领事处写信,想要寻找这7名美国飞行员的下落,然而一直到2003年,羊淑君才通过李肖伟打听到其中两名美军的下落,也终于知道他们并非是“飞虎队”,而是隶属于美国陆军第20航空队第468轰炸大队。他们当年到中国是为了轰炸日本,驾驶的是“超级堡垒”B-29轰炸机。而他们所在的远程轰炸队,被当年的报刊称为“超堡队”。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