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日军曾在中苏蒙边界修军事工程 视劳工生命如草芥

    01-14更新人看过

    日军侵华期间,日本关东军为了夺取其在远东的利益,防范苏联进攻,1934-1945年间采用摊派、抓捕劳工和非法使役战俘等法西斯手段,在中、苏、蒙边界地带修筑了漫长的军事工程,号称“东方马奇诺防线”。

    吉林省档案馆最新档案研究成果,揭露了当年侵华日军视劳工生命如草芥、把劳工与狗同等对待的反人类罪行。

    刻意掩盖的工程

    当年,在关东军的镇压和严酷管理下,众多中国劳工在修筑“东方马奇诺防线”过程中,变成了堆堆白骨。

    “我们终于把要塞地点挖到了军用道路和地下道的OO,弹药库在山的OO,从天上看不见。当地民众看不见,也不知道在哪里,其里面是道路。”在这封由日本人高井安一发出的信件中,“OO”被用来替代关于秘密军事工程的提示符号。

    高井安一的这封信件未能逃过当时严格的邮政检查制度,信件遭到扣留,被收录到关东宪兵队司令部、中央检阅部1939年《通信邮检月报(五月)》中。

    吉林省档案馆近日公布了对邮政检阅档案的最新研究成果。在这些《邮政检阅月报》记载的被查扣书信记录中,高井安一故意遮掩的秘密军事工程浮出水面。为了保证秘密军事工程不被外界发现,凡是涉及相关内容的信件被查禁。

    “从张鼓峰到东宁的国境线地下,还修筑了不逊于马奇诺防线的重要要塞。”根据1940年《通信邮检月报(三月)》记载,珲春煤矿会社田中操三写给长野县半田彦七的信件中暴露了秘密工程的地点,这部分内容遭到“削除”。

    还有些信件涉及更为详细的信息。“为预防对苏战争,正在全速修筑军事工事,特别是机动车道、铁路、其他还有飞机场、‘碉堡’等。”图们的三宅一雄信中提到的这些内容也未能逃过被“削除”的厄运。

    不明真相的劳工

    根据档案记载,“东方马奇诺防线”工程量巨大,为了达到工程需求,日军使用大量劳工,其中包括来自华北的俘虏。

    根据1939年《通信邮检月报(九月)》记载:“苦力达50000人之多……不管怎么样必须在10月末完成18里道路的修建工作,召集了30000名苦力。”

    《通信检阅月报(六月)》中的一封信件记录:在工程施工中所使用的劳工及朝鲜人大约有6万人。

    在鸡宁临时宪兵队、鸡宁地方检阅部1943年《提交通信检阅月报的报告(通牒)》的一封信件中,加藤喜次郎写道:“从牡丹江等地招募劳工,工资是1日元79钱,能吃饱饭的程度,其中还有来自华北的俘虏,全力奋战在道路的建筑上。”

    “招募”只是“奴役”劳工的一个幌子。“除了殴打就是辱骂……完全是乞丐一样的待遇”,在东安工务区的张景春由于受不了非人待遇,写信告诉家人不要参加劳工募集。

    在严酷管理和镇压下,许多像张景春这样的人直到成为劳工后才发现非人待遇真相,已经没有了反抗的机会。

    惨绝人寰的虐待

    “苦力一步也不能离开工地,不仅有警备员看守,在外面的围栏上还拉上了铁丝网,而且铁丝网还通着电……”“即使下雨也不休息”档案研究人员发现,劳工遭受虐待的惨烈程度远不止此。

    1940年《通信邮检月报(五月)》中的一封信件写道:“藤田组的劳工在20日的时候有24人死亡。其他的部队劳工人员中每天也有一两个人死亡……所以狗或者是劳工如果得病的话也不会给(它)他们吃药,更不会带(它)他们去看医生。而且医生也绝对不会进行医治,所以当然会死去……”

    张景春在信中提到,当时虎林县募集到了约3万名劳工,大半死掉了。

    一封被查禁的信件内容显示,遭受虐待甚至死亡并不是劳工们惨遇的终点,为了防止泄密,这些劳工在工程结束后都可能遭到枪杀。

    吉林省档案馆馆长尹怀坦言,日军修筑秘密军事工程、奴役劳工罪证的档案,进一步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险恶企图,这些具有原始性、真实性、客观性的档案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