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雷声”背后:金正恩的新“边缘战略”

    01-14更新人看过

    原标题:“雷声”背后:金 正恩的新“边缘战略”

    作者:三联生活周刊

    在人事“大换血”接近完成、经济形势显出回暖状况的背景下,金 正恩毅然诉诸“核雷声”,或许是希望效仿其父的“边缘战略”,在外交事务上取得突破。

    在最高领导人金 正恩的33岁生日即将到来之际,2016年1月6日中午,朝 鲜政府对外发表声明称:当天上午10时,本国第一枚氢弹已经在两江道吉州郡的丰溪里核试验场试爆成功,证明朝 鲜完全掌握了热核武器小型化技术,是“五千年民族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大事”。大部分国外媒体根据地震观测机构监测到的数据(里氏5.1级),推断爆炸的核弹当量不会超过2.2万吨TNT,与2013年的第三次核试验大体相当。但平壤在联合国大会通过朝 鲜人权决议案之后不到3个星期,便再度“鸣响自主的核雷声”,似乎意在显示国际压力对其影响不大。


     

    自2006年朝 鲜第一次进行核试验以来,联合国安理会已经6次通过决议,对平壤自行其是地发展核武器及其投射工具的行为加以严厉谴责,并出台一系列制裁措施,内容包含武器禁运、资产冻结以及金融管控,但对朝 鲜核武器的开发进程影响有限,亦未曾对平壤政权的稳固性构成重大挑战。究其原因,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的“苦难行军”以及2009年货币改革的失败,朝 鲜政府对在低收入状态下维持政治稳定,乃至寻找“对冲”国际制裁的替代性措施已经有了成熟经验。2013年初安理会2094号决议(针对朝 鲜的第三次核试验)生效以来,尽管平壤获得的国际援助日渐缩水,但通过向海外输出劳工以及出口原材料,并未出现大规模的预算缺口。

    2009年短暂的反市场化改革失败后,朝 鲜政府重新默许了小规模商品经济以及地下黑市的复苏。在“确立新经济管理体系”、“让人民尽情享受社会主义富贵荣华”等口号下,政府允许城市居民通过商品交换和买卖改善生活,并设立了24个名目不一的经济特区和开发区。国际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使一直在向中国和俄罗斯出口矿石和煤炭的朝 鲜直接获益。加上大面积改种土豆导致的粮食增产,最近两年,朝 鲜甚至在主要城市恢复了一定规模的配给制。加上6万余名外派劳工每年赚取的超过2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总体经济状况甚至要好于2013年。

    从另一个角度看,发展核武器以争取国际空间和博弈资本,恰恰是三代朝 鲜领导人基于经济困难将长期持续、政权稳固性因之可能受损,审时度势之后做出的抉择。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朝 鲜的核计划始于上世纪60年代,但在整个“冷战”期间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以及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核查并不拒斥。恰恰是在“冷战”结束、苏联的政治和经济援助不复存在的背景下,金 日成和金 正恩决定迅速加快核武器开发,引发了1992~1994年的第一次朝 鲜核危机。而此次危机的化解,使平壤感到强硬的“边缘战略”确有其效果,遂屡试不爽。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