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德国轮式战车

    01-12更新人看过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技术实力较强的欧洲国家对未来轮式作战平台的发展做了诸多先期技术研究工作,研制出一批水准迥异的样车。这些车辆有些功成名就,大规模装备部队,譬如意大利的“半人马座”坦克歼击车;然而更多的是折戟沉沙,最终从试验场走进了博物馆。一如往昔欧洲中世纪声名遐迩的圣殿骑士军团,尽管骁勇善战终因封建领主们忌惮而遭到暗算,消失在茫茫沃野中,留给后人的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的深深遗憾。

      西德陆军的老式“山猫”侦察车

      如果一定要追溯德国新一代装甲作战平台的源头,毫无疑问应该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谈起。当时联邦德国刚刚完成“豹”II主战坦克的研制,大规模的装备进程已经开始。然而,能和“豹”II并肩作战的还是TPz-1“狐”轮式装甲车、“黄鼠狼”I步兵战车、“山猫”侦察车这些上世纪60年代装备的老家伙。联邦德国决定发展新一代陆军装备,以抵抗华约部队的威胁。这其中有两个重头戏,一个是新一代履带式步兵战车项目;另一个是轮式装甲作战平台项目。前者吸引了蒂森亨舍尔的TH495项目、莫瓦格的“特洛伊人”项目、克劳斯玛菲公司的“美洲狮”项目、迪尔公司和奥托梅莱拉公司的AV90项目、马克公司和库卡公司的“黄鼠狼”II项目等前来竞标;而后者则吸引了蒂森亨舍尔的TH200/400/800项目、梅塞德斯奔驰公司的EXF项目竞标。

      TH200/400/800项目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其中TH200项目是4×4车型,TH400为6×6车型,TH800为技术难度最高的8×8车型。其主要设计思想是零部件的高通用化、技术总成的高度模块化,很明显,这是受到美国地面武器设计思想的影响。事实上,联邦国防军的将军们对此很不感冒,在他们看来,德国陆军不会像美军那样追求全球作战,军费比车辆战术指标更重要,他们不会为这个项目支付哪怕一个马克的费用。在完全需要自掏腰包的情况下,蒂森亨舍尔的经理人决定先期开发TH400项目。因为当时的军贸市场上,6×6车型是市场的主流商品。蒂森亨舍尔的如意算盘是,就算得不到联邦国防军的订单,凭借德国货在国际上的良好口碑也能赚点外快。即便如此,英国人在《简氏坦克和装甲车年鉴》判定:“德国人在冒险”!事实证明,英国人说得不错,TH400项目没有得到任何一张订单。

      蒂森亨舍尔的TH400轮式装甲车,6X6的轮式底盘上直接装了一门豹I坦克主炮

      无人问津并不意味着蒂森亨舍尔的TH400轮式装甲车存在什么技术问题,相反它是一款极为优良的轮式装甲作战平台。该车为全焊接钢装甲结构,前部为驾驶舱,中间为战斗舱,动力舱在后。驾驶员位于驾驶舱中部,有一扇可向右上方开启的顶舱盖,在其前部有三具潜望镜,必要时可将中间的一具换为被动红外潜望镜,以适应夜间驾驶的需要。应该说,TH400轮式装甲车驾驶舱充分考虑了驾驶员的舒适度和视野,但是也留下了致命的缺憾:动力舱几乎没有前置的可能!车体中央位置为战斗舱,按照蒂森亨舍尔的设计,战斗舱上方可以安装从12.7毫米机枪炮塔到105毫米反坦克炮塔的任何炮塔。在试验过程中,蒂森亨舍尔甚至将“豹”I的炮塔在未经任何反后坐改装的情况下,直接搬上TH400轮式装甲车,实验结果证明:没问题。车体后部的动力舱设计同样出类拔萃,动力传动装置在一个1.5吨级起重机的帮助下可以实现快速整体拆装。如果有必要的话,从任何一辆联邦国防军奔驰运输车上拆下OM400系列柴油发动机,就可以直接安装在TH400装甲车上。

      TH400轮式装甲车的挂装置

      如果说TH400轮式装甲车的整体布局设计十分优秀的话,其悬挂装置的设计可谓是凝聚了蒂森亨舍尔数十年的经验和心血,毕竟完全自掏腰包设计的车辆卖不出就意味着蚀本。该车为双叉臂式新型独立悬挂,每个车轮都有一个独立的扭杆弹簧,扭杆位于车内部,具有极好的防护性。有鉴于蒂森亨舍尔独具匠心的设计,其悬挂装置的动态特性在高低不平的地面上表现极佳,车辆在快速通过障碍物时,其反向扭转角会减小纵向和横向的加速度,使车体实际承受的载荷远低于其他车辆。从1984年至1985年,TH400轮式装甲车的实验样车在41号试验场进行了长达20000公里的公路和越野试验,技术性能无可挑剔。

      尽管TH400轮式装甲车技艺精湛,尽管蒂森亨舍尔的高官们频频向联邦国防军示好,但是他们得到的只是无奈的赞赏和摇头。在西方传统的战术规范面前,没人敢为一款没有尾舱门、只有两扇东方化侧门的装甲车亮绿灯,因为他们固执地认为士兵只有通过尾舱门才能在弹片横飞的战场上尽可能获得安全。TH400得不到任何订单,TH200和TH800也只能躺在图纸上睡大觉了。1998年初,蒂森亨舍尔国防技术公司发表声明:TH200和TH800等两个项目全部研制工作已经停止,完成样车和试验的TH400项目继续寻找买主。事实上我们很想知道,作为TH200/400/800项目最高技术水准的TH800究竟如何,但是图纸上的车辆是不具有说服力的。不过,根据蒂森亨舍尔技术官员透露:1996年出现在“欧洲萨托利陆军武器展”的TEAM(机动性技术装甲车)样车,其车体设计和悬挂—行走系统正是来源于TH800项目,那是他们和威克斯、潘哈德、库卡和阿尔维斯联合设计竞标GTK/MRAV/VBM项目的样车,主导设计机构正是蒂森亨舍尔。然而宿命在不远处等待:TEAM也失败了。

      一向心高气傲的梅塞德斯奔驰公司面对联邦国防军技术与采购局未来庞大的需求自然不会错失良机。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他们直接开始研制技术难度极高的EXF项目,事实上,这对他们来说是轻车熟路,因为联邦德国上一代轮式地面武器中技术难度最高的车型——“山猫”8×8型装甲侦察车就是由他们来研制的,只不过后来的生产是由蒂森亨舍尔进行(这是德国人的传统,研制和生产分别招标)。EXF项目是一个庞大的计划,中间有4×4车型、6×6车型、8×8车型,甚至还有10×10车型。按照奔驰汽车公司的设想,EXF项目几乎囊括了从4×4侦察车到10×10战斗辎重输送车等数十个车型,计划之庞大令人乍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奔驰汽车公司最先开展的是8×8车型。由于较多地采用了梅塞德斯奔驰汽车公司NG80系列SK商用重型卡车的成熟技术总成,EXF项目8×8车型进展得十分顺利,1986年底,第一辆EXF样车(另一种称谓:Radkampfwager90,简写为RKW90)组装完毕,随即投入联邦国防军技术与采购局41号试验场进行样车试验。

      RKW90正在展示原地转向能力

      RKW90车体为装甲钢板焊接结构。车体前部为驾驶舱,驾驶员席位位于前部左侧,中间为战斗舱,尾部为动力舱。根据奔驰汽车公司公布的资料,该车的动力舱可以前置到车体前部右侧的预留空间,这就是为什么驾驶员席位没有设置在视野更好的前部中央位置的原因。车首呈楔形,前下装甲向内倾斜,前上装甲明显倾斜。车顶水平,发动机舱明显向上凸起,车尾上部竖直,下部向内下方倾斜。没有尾舱门,车体尾部装甲板上有2个并列大尺寸圆形散热窗(和“豹”II式坦克动力舱顶部的散热窗极为相似)。车体两侧竖直,侧面车体上方向内倾斜,两侧各有8个巨大的车轮。当然,样车最引人注目的地方莫过于该车的炮塔,一个未经任何改装的“豹”I主战坦克105毫米炮塔。其实这并不奇怪,按照日耳曼人的疯狂设想,RKW90的目标是可以直接搭载“豹”II主战坦克的120毫米炮塔!

      RKW90的动力舱必要时可以前置

      RKW90外形像主战坦克,其底盘动力—传动—行走系统的设计就更让人不得不怀疑奔驰汽车公司设计的根本就是一辆轮式“豹”I主战坦克。先让我们看看这个家伙的块头吧:战斗全重接近32吨(“豹”I 105毫米炮塔),主发动机输出功率610千瓦。没错,防护能力和“豹”I相当,即使是T-62中型坦克也要躲着它走!更可怕的是这个8轮装甲悍将沿用了“山猫”装甲侦察车的全轮转向设计,必要时可以采用制动原地转向。该车采用奔驰汽车公司的OM444LA型水冷涡轮增压柴油发动机,这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由奔驰汽车公司和曼公司联合研制的新一代系列柴油机中精品,主要应用于商用大型工程机械。相对于二者合资公司——MTU公司(其中曼公司的股份后来被奔驰买断)为“豹”II坦克生产的MB870柴油发动机,OM444LA柴油发动机技术水准相当,但是造价更加低廉。该车采用奔驰公司研制的新型悬挂装置,它具有坚固的叉形杆和1个上控制臂,其弹性元件采用螺旋弹簧和同轴油气弹簧构成,使车轮行程达0.5米左右。这种悬挂系统既具有油气弹簧行程较大、负荷能力强的特点,又具有螺旋弹簧的高可靠性,在后来的法、德联合GTK/VBM计划失败之后,被法国VBCI步兵战车采用。

      裸露的RKW90悬挂

      RKW90轮式装甲战车研制成功之后,在试验中展现出优异的性能和高超的可靠性,联邦国防军一度将其列入上世纪90年代初期装备计划,并递交给联邦议会进行采购预算审批。然而随着柏林墙的拆除,昔日的假想敌——“华约”组织迅速解体,科尔政府面临的不再是随时可能翻越柏林墙的苏式坦克,而是东德地区萧条的经济。东西德的合并带给新政府的是庞大的振兴预算,许多军事装备计划被无限期推迟,EXF项目便是其中之一。不过值得奔驰汽车公司高兴的是,蒂森亨舍尔的TH200/400/800项目没有得到政府一丁点的预算,而EXF项目的绝大部分研制开支都是由政府埋单的。今天,RKW90轮式装甲战车静静地躺在斯图加特的库房里,偶尔被好事的人们发动起来展示它的威严和身上所弥漫的厚厚冷战气息。

      今天,RKW90轮式装甲战车静静地躺在斯图加特的库房里

      英雄气短也罢,怀才不遇也罢,奈何生不逢时的TH400和EXF即使有千般的好,在冷战逝去的大潮里,与铁十字军团不经意间已是萧郎陌路。这些传奇的故事、那些过人的技艺,还依稀存在于人们经久不息的耳语之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