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参军上高原,就能离你近一点 -军报记者

    05-31更新人看过


    林颖仪在3公里长跑中

    军报记者(李国涛、王旗红)曾经相约一同毕业参军的闺蜜,却在一次西藏旅行中被雪崩吞噬,永远留在了世界屋脊。内心的思念和当初的承诺,使林颖仪毅然决定参军入伍踏上雪域高原……

    “雪谊,对不起,我要失陪一段时间了……”5月9日,望着远方,躺在广东信宜市人民医院病床上的林颖仪喃喃自语。林颖仪是西藏山南军分区某通信连女兵,她嘴里念叨的雪谊,是她闺蜜。

    性格外向的雪谊喜欢冒险,十足的“女汉子”,两人打小就相识,几乎无话不谈,一同上学,一同玩耍,高兴时一块分享,困难时一块分担,就跟胶水粘在一起似的。高中时,她们俩还曾约定,上大学后一起参军入伍。没想到,天意弄人,一次暂别竟成了永别。

    2014年1月,俩人计划和其他小伙伴儿去西藏旅游。出发前,林颖仪没有得到家人许可,因为从小体弱,怕她受不了高寒缺氧的环境,只好悻悻地待在家里。不久传来噩耗:雪谊在日喀则突遇雪崩,不幸去世。听到消息,林颖仪差点晕倒,“要是有我陪着她就好了,说不定会提前觉察到情况……”那一段时间,她天天在自责中度过,常常以泪洗面,父母见了也只能干着急。

    从那以后,她去西藏当兵的愿望种子迅速发芽。终于,2015年7月,还有1年就要大学毕业的林颖仪,语出惊人:“我要去西藏,我要当兵,这样就能和雪谊近一点。”林妈妈竟无言以对,要知道,林颖仪从未出过远门,西藏只在电视上看过,宝贝女儿一去就是两年,怎么舍得。在林颖仪的一番劝说下,父母才勉强同意。

    报名、政审、体检……一切都很顺利,当得知自己获得参军入伍的 名额后,林颖仪独自对着天空大喊,把好消息第一个告诉给远在天堂的雪谊。

    终于可以和雪谊近一点了,离开家的前一夜,林颖仪兴奋得差点没有睡着觉。

    可是,上了高原,困难接踵而至,严重的高原反应向她袭来,头晕、胸闷、恶心,她难受得好几次偷偷抹眼泪,但却从未动过向后转的念头,“每当仰望夜空繁星点点,雪谊就像那颗最亮的星星,激励我,让我浑身充满力量。”

    度过艰难的高原适应期,林颖仪很快进入了“直线加方块”的训练状态。队列存在孤僻动作,她就缠着班长蔡盼课余时间加练;体能跟不上,她就给自己制定“加餐计划”,高原组合练习、3公里等项目,逐渐步入中上水平……

    “雪谊,你知道吗,这里的战友都很好,班长对我也很照顾……”每当自己取得进步、受到表扬,林颖仪总会和雪谊一同分享,“当蔡班长给我佩戴上肩章后,我感到肩上又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在一次战术训练时,林颖仪的手臂被尖石划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可她仍然咬牙完成了训练,战友们都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考验还在继续。

    今年年初,军分区组织长途拉练,林颖仪信心满满。可就在前一天晚上,林颖仪突发高烧,被送到卫生队输液治疗。为了使她能够安心养病,连长闫曦决定让她留守。林颖仪哪里肯答应,一遍遍请求,为了证明自己能行,她还背着40斤重的背囊,绕着操场跑了一圈。连长拗不过她,只好答应,并暗地里给她安排一名体能好的班长全程看护。

    一路上,林颖仪都冲在队伍的前面,行至半程,脚掌好几处已经打出血泡,脚和袜子粘在一起。翻越一座雪山时,林颖仪渐渐慢了下来,汗水滴在地上摔成八瓣。眼看就要掉队,她有意识加快脚步,不料踩在一块石头上,一个趔趄,就要跌倒,班长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背囊侧包,这才化险为夷。就这样紧赶慢赶,林颖仪按时到达了目的地。

    回望雪山,林颖仪露出了疲惫的微笑。曾经雪谊没有闯过的雪山,被她顽强地征服。

    祸不单行,今年1月底,林颖仪被检查出患有附红细胞感染病,持续发烧、全身乏力、虚汗不止,奈何西藏医疗条件有限,没能治愈。几经周折,从山南到拉萨、然后到成都,再到广东,终于找到一家专业医院。日复一日的打针吃药,让她痛苦不堪。林妈妈心疼女儿,可她总说:“我是一个兵,病魔压不倒我的。”

    每次给战友们通电话,她都表现得异常坚强,“我没事儿,很快就能回到高原,和你们一起并肩战斗。”“回到高原,可以和雪谊近一点。回到高原,才是一名真正边防战士”日记里,林颖仪字字如铁。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