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盛开在高原上的“格桑花”

    07-07更新人看过


    狼吞虎咽的世界 娇弱女子哪会懂

      军报记者讯(田宏亮)巍巍昆仑,雪花漫天,在平均海拔4600米的试验场地,一辆辆铁甲战车呼啸而过,来自装甲兵工程学院某研究所试验场的官兵正在进行装备高原地区试验。在这个由血性男儿组成的队伍中,却出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她和男军人一样奋战在高原试验一线,一次次挑战着战车的极限和自身的极限,在任务面前敢于争先、在困难面前敢于碰硬、在问题面前敢于较真,她就是该试验场测试室工程师常颖。


    女“三郎”的“诗和远方”在高原

      勇于拼命的女“三郎”

      自2013年第一次踏上青藏高原到现在,常颖已是第4次参加高原试验,多次的高原经历并未减轻高原反应,今年的高原反应尤其厉害,头痛、胸闷、眼胀、耳鸣等一时间统统袭来,加之突如其来的感冒,对她更是雪上加霜。然而,为了圆满完成试验任务,她强忍病痛,白天到现场跟车完成数据测试,晚上回到驻地后还要进行数据整理和故障分析,为试验评估提供数据支撑,平均每天工作都在13个小时以上。严重的高原反应、巨大的工作压力,常颖焦虑失眠了,需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高原风大、紫外线强、空气干燥,需要多喝水,而作为试验队中唯一的女同志,则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为了不给战友们添麻烦,她白天不喝水,嘴唇干裂了就涂上厚厚的唇膏。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常颖连续工作40天,跟车完成试验里程8000余公里,试验项目30余项,圆满完成了某型装备的试验任务。

      敢于较真的女“包公”

      某型装备多次出现油温异常报警现象,经与生产厂家保障人员讨论,认为该装备软件可能存在问题。经过查阅了大量资料,常颖认为该装备的软件没有继承某已定型装备的成熟设计,重新设计的软件存在重大缺陷。但设计人员坚持认为软件设计是合理的,并表示该软件在实验室实验中未发现问题,导致该故障的原因肯定与软件设计无关,故拒绝修改软件。常颖没有再说什么,但也没有放弃。事后,她会同相关人员多次进行故障排查及试验验证,经过论证,认定该故障确因软件设计缺陷所致,并提出了相关改进意见。面对较真的常颖,面对详实的数据,设计人员不得不承认软件设计的缺陷,并根据改进意见进行了修改。最终,故障顺利排除,常颖这种较真的精神也赢得了军地双方参试人员的尊敬。

      侠骨柔情的女“汉子”

      家是女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但作为一名女科技干部,特别是为装甲装备颁发“准生证”的单位——试验场中的一员,常颖只能把对家的依恋和愧疚深深的埋在心底,义无反顾地冲到试验第一线。由于装备试验地域性要求,常颖常年出差在外,平均每年在外出差时间长达200多天。常颖经常这样说:“我是一位妻子、是一位母亲,但我更是一名军人。” 然而,每当休息时,常颖都会拿出手机翻看丈夫和儿子的照片,脸上更是洋溢着幸福微笑,用这一刻的温馨来冲淡对家的思念,但有时带来的却是更多的愧疚。今年的端午节,常颖一如既往地在试验一线度过,当她给家里拨通电话准备送上祝福时,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稚嫩而又清脆的声音:“妈妈,妈妈,我好想你!”听到儿子在千里之外的呼唤,一向坚强的常颖哽咽着,嘴唇在不住地颤抖,眼泪更是像断了线的珠子从脸上悄然滑落。

      从北疆雪原到南国丘陵,从东海之滨到西域高原,试验在哪里,她就出现在哪里,虽然皮肤不再白皙、身材不再婀娜,但她却传承了试验场人“艰苦奋斗,乐于奉献;敢于拼搏,善打硬仗;团结奉献,求是进取”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把绚丽的青春融入到了壮丽的装甲装备试验事业之中,她是高原试验场上最美丽的“格桑花”。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
×
×